您现在所在的位置:首页 > 成人小说 > 意淫强奸 > 正文

一半乡土,一半文青(5)

作者:admin人气:937来源:




              第五章王凤香
  吃过晚饭,二憨溜达着来到了村里唯一的小卖铺。赵田虎铁青着脸蹲在门口,
手里的盒烟都快让他捏碎了。
  「虎哥,你找我?」二憨凑过去蹲在了他身边。
  赵田虎没说话,抽出两根烟来点上,一根丢进嘴里,一根递给二憨。哥俩抽
着烟沉默着,小卖铺里不时传出女人的怒骂声,听着似乎是他老婆。
  「咋了,又和嫂子闹别扭?」二憨小声问道。
  赵田虎恨恨地道:「不就是输了几百块钱,个骚逼娘们没完没了了!老子哪
月不拿回家千儿八百的!老子打个扑克怎么了!」
  二憨倒吸了口气:「好家伙,虎哥你真有钱。我那几亩花生一共才卖了千把
块钱,那还是玉琴忍着恶心让粮站那个老东西干了一晚上换来的。你可到好,几
把扑克输了我半年的收成。」
  赵田虎瞪了他一眼:「你懂个屁,牌品就是人品懂不懂?老子赌钱,赢了理
直气壮,输了掏钱干脆。打牌那是散人情,不在牌桌上撒点儿米,以后谁跟着我
混?」
  二憨又笑:「行行行,你有理,你老大!说吧,找我什么事?」
  赵田虎又犯了愁:「本来寻思商议商议兰兰和狗宝的亲事,可你听听,你嫂
子这破嘴,能让人说话?」
  二憨当时就明白了,笑道:「行了,你忙你的去,我去堵堵嫂子的嘴。」
  赵田虎道:「那什么,你爹在家不?」
  二憨一愣:「不在。狗宝这兔崽子在学校里闯了祸,我爹去给人赔不是了。
  咋了?「
  赵田虎道:「那什么,兰兰也在家。个死妮子不大听话,你好好调教调教。
  心疼着点,可别给我弄坏了。你爹不在就好,不准他碰兰兰。「
  二憨当时就兴奋了,搓着手道:「虎哥你放心!狗宝这邪孩子,净摸索他二
婶了,我也摸摸他没过门的媳妇。那个……你上哪儿去?」
  赵田虎把烟屁股摁到土里,拍了拍屁股站了起来:「我上窑,窑上新招了个
会计,我去钻她被窝。愿意住下就住下,今晚我不会来了。」
  天快黑了,小卖部也打了烊。二憨也站起身,迈步进了后院。赵田虎媳妇王
凤香还在那骂呢:「个烂屁眼的赌鬼,一天输了六百多块!你他娘是多有钱?口
口声声说再赌就剁爪子,你倒是剁啊!天天不是赌钱就是日别的女人,我这一亩
三分地荒了多久了?活该你快四十了没儿,活该!……」
  「没儿说明种子质量不行,要不咱换换种?」二憨一把推开了屋门。
  赵田虎媳妇王凤香半敞着怀,披头散发坐在炕沿上,骂的满屋子都是唾沫星
子。闺女兰兰在一旁点着小卖铺的零钱。娘俩被二憨吓了一跳,兰兰最先反应过
来,笑嘻嘻凑了过来,甜甜地叫了声:「二憨叔!」
  「哎!」二憨喜得什么似的,忙不迭答应着,顺手把兰兰拽到了怀里,在她
细腻通红的脸蛋上狠狠亲了一口,「兰兰模样越来越俊了,叔都看硬了。今晚到
叔家睡怎么样?」
  「我才不去,」兰兰白了他一眼,苗条修长的身子却紧紧靠在他胸前,「你
家都是喂不饱的狼犊子!」
  王凤香骂了半天口也干了,没好气地道:「你怎么来了?」
  二憨的手在兰兰稚嫩结实的胸脯上轻轻揉捏着,笑道:「想你和兰兰了呗。」
  王凤香瞪了他一眼:「少在这贫嘴,那烂赌鬼呢?」
  「嫂子,」二憨坐正了身子,想把手抽出来,却被兰兰狠狠摁住了,只好继
续揉她的乳房。「人都是见利忘义的东西,牌桌上玩儿的是人情,虎哥那是故意
撒米。男人嘛,活的是个面子。他撒了米,别人就得给他面子,虎哥再用他们的
时候谁敢二话?好比养猪,得天天喂,到杀的时候才肥不是?」
  听了这话,王凤香气顺了不少,说道:「那他就成天管头不顾腚?都忘了家
里还有个老婆了。」
  「过日子说白了谁管钱谁最大,哪个月窑上盘完了帐他不把大头给你?外面
的女人终究是玩物,日完了一了百了,你说是不?」
  王凤香冷着脸道:「合着我在你那里也算是个玩物?」
  二憨急忙凑过来搂住她的肩膀:「怎么可能!咱两家什么关系,虎哥和我哥
那是一个头磕在地上的把兄弟,兰兰还是我家狗宝没过门的媳妇。咱俩更不用说
了,我小时候就尝过你奶,那味道……再让我尝尝呗……」说着他就把她摁倒在
了炕上,大嘴衔着她硕大的奶子,稀溜溜啃了起来。
  王凤香被他舔得直痒痒,也不生气了,嘻嘻笑道:「哎呀你轻点……兰兰还
在呢!」
  「那怕什么!」二憨嬉皮笑脸地道,「早晚是我老王家的媳妇,先让她见识
见识二叔的本事,以后跟二叔乐的时候心里有个底……」说着又咬住王凤香的奶
子,顺着胸口一路亲了下去。
  王凤香早被他亲得浑身痒痒了,忙不迭地道:「别亲下边……没洗澡脏……
  兰兰去把前几天进的香胰子拿来,娘稍微洗洗,别熏着你叔……二憨别亲那
里…
  …嘶——我那娘啊……「
  二憨和王凤香一阵亲舔扣摸,直看的兰兰口干舌燥浑身发热。她今年才十七,
胸脯刚刚发育,那股燥热硬挺了她的乳头,直直地凸显在胸前。她的屁股已经圆
了起来,撑得裤子紧绷绷的,小裤衩紧紧勒进肉缝,痒得她直想把手指塞进去。
  她的性经验不多,只和狗宝钻过几次高粱地。她清楚地记着狗宝那白嫩的阳
具在她阴道里进进出出的那种畅快酥麻的感觉,这种感觉让她兴奋,让她沉迷,
让她不愿意离开马上就要将生殖器插入娘阴道的二憨。
  兰兰极不情愿地来到南屋,拿了块新胰子,又倒了盆热水,吃力地端进屋。
  一抬头,两人已经叠压在了一起。王凤香敞着怀,胸罩推到了锁骨上,下半
身光溜溜的,雪白的大腿紧紧箍着二憨的腰。二憨浑身脱得精光,一身黝黑壮实
的腱子肉绷得紧紧的,一手板着王凤香的肩膀,一手死死抓住她一只奶子,膝盖
撑在炕上,屁股猛烈地一起一送,拍在王凤香两腿间,发出啪啪啪的声响。两人
浑身都是汗,在电灯下闪着油亮的光,二憨猛烈地肏动着,喘着粗气问道:「嫂
子…
  …舒坦不……「
  「舒坦……舒坦死了……」王凤香极尽骚媚地倒吸着气,两手插进他的头发
死死揪着,「别……别说话……使劲弄……」
  「嫂子……往下点……你别碰着头……」
  「没事……碰不着……二憨你使劲啊……」
  十七岁的兰兰看得浑身血都沸腾了,热水盆一丢就爬到了两人身边,一手捏
住了自己硬挺的奶头,一手伸进裤腰,喘息着揉捏两腿间敏感的软肉,眼睛却直
直地顶着两人生殖器交合的地方。
  「嫂子……你睁开眼看看……你闺女兰兰在看我肏你……你看看她……都看
的受不了了……」
  「看个屁……早晚……她也得让你肏……愿意看……就看……」
  「我不光让她看……我还要亲她……我要要摸她……我这就肏她……」
  「滚蛋……你个瘪犊子好好肏你嫂子……就要来了……使劲啊……」
  二憨一面肏一面用语言刺激着王凤仙,兰兰却把这话当成了真,顺从地躺了
下来,嘴里喃喃地道:「二憨叔……你快亲我……兰兰想让你亲……」
  十七岁的小姑娘呢喃着诱惑,二憨哪受得了这个,一把按住兰兰的胸脯,大
嘴狠狠亲上兰兰嘴唇。兰兰用激烈而生疏的动作回应着,细腻的小舌头迎合着二
憨满是烟味的舌头扭动翻腾,唾液从两人紧密相接的嘴角流了出来,流满兰兰绯
红滚烫的脸颊。
  二憨狠命亲着兰兰,胯下阳具的抽插就渐渐慢了下来。王凤香正在性欲喷薄
的当口,一睁眼,发现一大一小亲上了,顿时一阵急躁:「狗日的二憨,这边肏
娘,那边亲娘的闺女。你肏完了在亲行不行!」
  二憨连忙抱着她滚过身,自己在下面,让王凤香在上面。老娘们立刻住了口,
胡乱把上半身衣服丢到地上,按着二憨结实的胸膛狠命套弄着,硕大的乳房和腹
部白皙的赘肉抖出一蓬雪白的浪花。
  兰兰脱掉衣服,把二憨粗糙的大手放进两腿间,自己则捧住二憨黝黑的脸,
继续吸舔着他的舌头,发出滋溜滋溜的声响。二憨一手抚着她雪白的后背,另一
只手在她稚嫩湿滑的阴唇间来回抽动几下,一根手指突然插入她紧窄的阴道。兰
兰浑身一颤,鼻子里发出一声极尖锐的呻吟,两腿死死夹住他的大手,唇舌的动
作却越发激烈了。
  二憨一手抓着王凤香抖动的乳房,感受着阴茎在她湿热的阴道里摩擦的酥爽。
  另一只手扳着兰兰的后背,把她刚刚发育起来的乳房送到嘴边,大嘴叼住尖
而挺直的乳头,粗糙的胡茬在她细腻结实的乳肉上刺动着。留在兰兰两腿间的手
并没有停下动作,中指插进她的阴道,其余四根手指托着她的屁股,掌心摩擦着
她勃起的阴蒂。没有多少性经验的兰兰哪受得了他的爱抚,呻吟声婉转而近似于
哭泣:「……嗯啊……二憨叔……啊……你什么时候肏我……啊……下面又粘又
热又痒痒……你快肏我……」
  「这……这就来……你娘马上就要让我肏的泄身子了……」
  王凤香正忘情地套弄他的阳具,冷不丁被二憨拉了下来。她刚要骂,二憨却
来到她身后,揪着她的腰使她跪了起来。
  二憨一巴掌拍在她屁股上:「掘起腚来,让你闺女仔细看看我是怎么肏你的!」
  王凤香急忙高高撅起屁股,把两片湿漉漉的紫黑色的阴唇露了出来。二憨朝
兰兰笑了笑:「从后边看,看的更清楚。」然后一腿跪一腿立,扶着粗黑的阳具
在王凤香阴唇间擦了两下,然后深深插进了王凤香的阴道。
  兰兰目不转睛地顶着二憨和娘交合的地方。二憨叔的后背绷得紧紧的,黝黑
的皮肤下肌肉像排球般有规律地起伏着。屁股抬起时,娘总会畅快地倒吸气,二
憨叔那青筋暴露的阳具快速抽离娘的阴道,只留龟头在阴唇间,阳具上带出娘身
体里一圈薄薄的软肉,滑腻的淫水顺着二憨叔的阴囊和娘的阴毛流了下来,滴落
到炕上晶晶亮。屁股落下,巴掌长的大黑阴茎重重肏入,二憨叔的小腹拍打娘的
屁股,二憨叔的阴囊拍打娘的阴蒂,发出啪一声响亮的和鸣,与此同时,娘会凄
厉地呻吟一声,那声音似乎没有经过口唇的加工,而是直接从胸膛里发出,直直
地迸发出来。
  「二憨叔肏完了娘就来肏我了,他这么肏我的时候,我会不会也跟娘一样乱
喊乱叫?」兰兰迷乱地想着,手却不自觉地伸到两人生殖器交接的地方,轻轻碰
触着,揉捏着。
  二憨最怕女人抓住他的阴囊,急忙道:「兰兰……别摸我……摸你娘……掐
她的软肉……捏她的豆豆……你越捏,她泄的越快……」
  于是兰兰捏住了王凤香的阴蒂,飞快地揉捏起来。二憨重重的肏动,加上女
儿在性敏感部位的揉捏,王凤香瞬间崩溃了,嗓子里一声凄厉的尖叫,整个人瞬
间趴在了炕上,大蓬的淫水从阴唇间喷射而出,溅了兰兰一头一脸。
  王凤香彻底软了下去,趴在那里只是一个劲儿地喘,两腿间湿漉漉一片都是
淫水,她也没力气清理,只有屁股时不时抽搐着。兰兰被娘喷了一脸骚哄哄的淫
水,心里那股子欲火瞬间被打下去一半,一脸委屈地用枕巾擦拭着。二憨还没射,
急火攻心的他一把将兰兰抱进怀里,急不可耐地道:「兰兰,叔要肏你了,等急
了不?」
  「娘喷了我一脸,脏……」兰兰委屈的道。
  「没事,不脏!」二憨哪管得了脏不脏了,碰着兰兰的脸蛋狠命咂吮她的舌
头。兰兰被他亲得软在了炕上,任凭他分开自己双腿,把湿漉漉的大阴茎顶在了
阴唇间。
  二憨的胸口压在兰兰乳房上,阳具也塞在了她紧窄的屄口,一抬屁股就能肏
进这副十七岁青春女孩的身体。可他停住了。他能感觉到兰兰剧烈的心跳,比任
何他日过的女人剧烈的多。一瞬间他醒悟了过来,兰兰是害怕。她的性经验不多,
只和狗宝做过爱。她根本受不了剧烈的性爱,像二憨这种正在射精关头的粗糙爷
们容易要了她的命。二憨立刻冷静了下来,坐直身子,定定地看着她。
  兰兰不敢看压在自己身上的二憨叔,小手捂着脸,只等他的阳具插入自己身
体。等了半天不见有动静,手指露出一条缝,扭捏地问道:「二憨叔……怎么…
  …不肏我了?「
  「有点儿累了,歇会。」二憨躺到她身边,亲着她的额头鼻子嘴唇,粗糙的
大手抚摸着她的乳房。
  「可我想要……」兰兰不自觉地握住了他粗硬的阴茎。
  「别别……」二憨连忙抓住她的手,「叔没轻没重的,你娘能受得了,你受
不了啊。」
  兰兰鼻子里一声拔尖带拐弯的撒娇,表示不依。二憨一边冷却着欲火一边道:
「知道你爹为啥不日你不?想当年,你爷爷可是出了名的赵大棒子,十里八乡的
女人是又爱又怕。爱的是,你爷爷那东西能让女人欲仙欲死直飞到天上。怕的是
你爷爷弄起来没轻没重,一不小心容易把女人弄昏迷了。你爹跟你爷爷一样,应
该叫赵二棒子,也是太大了,怕给你弄坏了,所以不让你进他被窝。你二憨叔自
然比不了你爹,不过也不含糊。不信看你娘,当年你爷爷弄你娘最多也就这样了,
所以我怕害了你。」
  兰兰噘着嘴满脸不情愿:「那你今天不弄我了?」
  「那怎么会,」二憨满脸含笑,「亲也亲了摸也摸了,我能放过到了嘴边的
肉?穿上衣服,和我回家。家里有你玉琴婶子,我肏你的时候让她在一边盯着,
有不对劲的地方立马咱就停,好不好?」
  兰兰这才答应,忙不迭地爬起来穿着衣服。二憨拍了拍软在一边的王凤香:
「嫂子,兰兰我带走了,去我家。」
  王凤香根本没力气说话,抬手挥了挥手表示同意。二憨穿好衣服,把兰兰打
横抱在怀里,一路亲,一路摸,直奔自己家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