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所在的位置:首页 > 成人小说 > 古典武侠 > 正文

秋雨伊人

作者:admin人气:1185来源:


.
  出云公主要出嫁了,这消息像长了翅膀一样在燕京中传开了。天龙帝国的百姓可能会不知道今年谁是新科状元,
也可能不知道当朝宰相是谁,甚至可能不知道现在朝廷的年号是什么,但绝不可能不知道出云公主是谁。


  她都是帝国的骄傲,龙兴大帝对她的宠爱到了无可附加的地步,赐名出云公主,不顾百官的苦谏在皇宫內苑大
兴土木为她建造了出云阁。从第一次出现在人们面前开始,她一直小鸟依人般侍候在父皇的身旁,金银珠宝、绫罗
绸缎,每年的赏赐多得要专门修建一座外院来堆放,据说这些都是龙兴特意为她留下来做嫁妆的。而她却每年都会
把这些赏赐换成粮食接济帝国境内的穷人,引得谏官们纷纷上书指责公主市恩,龙兴皆一笑置之。


  自出云出嫁的消息正式公布的那刻起,天龙帝国的礼部尚书和内相全都松了一口气,他们再也不用为应付每年
数以万计的王孙贵族而劳心。这些人自视甚高,偏偏一个个铁了心般在帝都安居落户,只为能时时见到这个美人,
不知给他们惹了多少麻烦,三十多岁的内相为了这个头发几年内已经全白了。几家欢喜几家忧,禁军统领已经好几
天没有合眼了,燕京各处的禁卫军已经在帝都各处守株待兔,救下了数不清的寻死觅活的求亲者。


  秦世峰是禁军中一个小小的千夫长,好几天没睡好觉的他今天接到保护公主出嫁的命令,这对他来说是个好消
息——终于可以睡一个安稳觉了。毕竟在燕京还没有哪个不长眼的家伙敢动公主殿下。依祖制,公主出嫁前要移驾
鹭圆,手下的士兵早已将那里的防卫工作打点得滴水不漏,就连一只苍蝇都飞不进去。不过依他看,这几天的主要
工作还是挡住那些为公主铤而走险的仰慕者。


  说起仰慕者,秦世峰自己也算是一个。九岁那年,他和哥哥一路流浪到燕京,被在外施粥的出云公主收留,哥
哥因为一身好武艺做了公主的护卫,而他也成了禁卫军中的一名士兵。


  那年他只有十一岁,秦世峰永远不会忘记她那双粉雕玉琢般的小手,是它把自己从死亡边缘拉回来。一身白色
宫装的她看起来似乎不沾人间烟火,以至于让他以为自己已经到了天国,以为那个丝毫不嫌弃自己肮脏,喂自己进
食的小女孩就是奶奶童话中说的仙女。和大多数帝都的平头百姓一样,他自然而然地觉得自己这种仰慕是卑微的,
就连想一想都是对她的一种亵渎。


  和大多数帝都的平头百姓一样,秦世峰并不希望公主远嫁大唐,这也是因为十几年前的旧事,当年唐皇见到公
主一时惊为天人,竟欲用九郡八十一州为聘礼欲纳七岁的出云为妃,被拒后两国险些兵戎相见。虽然很多国君都在
见过出云以后做过一些不理智的事情,就连龙兴大帝当年第一次见到四岁的女儿时也有些出格的行为,不过像唐皇
这样为红颜不惜一战的君王倒也少见。此次公主嫁与大唐太子,帝都很多人嘴里没说,心里却都有些担心。


  因为又远远地望见了出云公主,今天秦世峰心中有些兴奋。哥哥以前是公主的护卫,他时不时地也能见到公主。
两年前他还过见私自出宫游玩的出云公主,为她把过风。更有甚者,两个人之间还有些小秘密。和两年前相比,公
主的脸上少了些稚气,多了些优雅与华贵,美目顾盼之间秦世峰甚至觉得,她,似乎看到了自己。


  下午开始,一个大胆的想法一直诱惑着他,更确切的说这是他存在心中已久的念头。他想悄悄地看看公主,哪
怕是一刻钟,一个背影也可以,这对负责公主安全工作的他来说这并不是一件很难的事。秦世峰支开几个巡逻的士
兵在公主寝宫背面有一个不为人注意的地方停了下来,那里有他下午巡逻时发现的一个小缝隙,透过缝隙,屋子里
的情景一览无遗。这是!秦世峰吃惊地发现,公主的寝宫里还有一个人,那穿着龙袍的不正是出云公主的父亲,帝
国的皇帝,龙兴大帝。皇上今天怎么会在这里,秦世峰心中充满了疑问,他清楚地记得今天圣驾并未驾临鹭圆。


  「父皇,你看,出云今天美吗?」出云公主像一只美丽的蝴蝶一般在父亲的面前转了几圈,那小女儿的神态让
人怦然心动,站在外面的秦世峰觉得出云公主似乎无意间瞟了一眼自己所在的位置。他心中的狐疑更重,公主现在
的样子很奇怪,转动时不经意间露出大片雪白的胸部,似乎,此时她的身上充满了挑起男人最深层欲望的东西。


  令他更难以相信的是,年过半百的皇帝陛下居然大笑着从身后抱住自己的女儿。陛下比公主高半个头左右,他
低下头去嗅了嗅出云修长的颈部,脸上一脸迷醉,双手却已经毫不客气地攀上了公主胸部的凸起。端庄秀丽的出云
公主并没有挣扎,只是脸上泛起了红晕,嘴中发出让所有男人都不能自已的呻吟。秦世峰目瞪口呆地看着眼前的一
切,他们所做的已经超过了父女之间的界限。


  「父皇……」出云的脚撒娇似地跺了跺脚,藏在宽大庆装下丰满的臀部不安分地晃动,身体上的摩擦刺激着皇
帝陛下的性欲。


  「是谁欺负我的云儿了。」陛下的声音中透出些许不容置疑的威严,一双手却加快了活动的力度。


  「当然是父皇你了,父皇,你顶到出云了。父皇……父皇还没有回答出云的问题,出云今天为父皇特意穿成这
样,父皇也没有什么表示。」公主的手向后伸去,隔着衣服抓住陛下作恶的龙根。


  「云儿指的是里面还是外面。」将出云的庆装轻轻向下拉下,露出她俏丽的双肩,羊脂般白皙的皮肤,尖削的
锁骨,虽然龙兴自己都记不清楚有多少次在这个女人体内留下自己的龙子龙孙,也见过她最淫贱的样子,他还是忍
不住吻上女儿的双肩。


  「出云的里面,父皇看看就知道了。」公主的呻吟已经听得很清楚,充满了挑逗的意味,秦世峰真的不敢相信
他平时就连多看一眼都觉得是亵渎的公主会这样和一个男人说话,更何况这男人还是她的亲生父亲。


  「云儿是怎么穿的?」龙兴吻上女儿的脖颈,两只手不老实地伸进她的衣内。


  「父皇……这里是鹭圆,女儿马上就要做新娘了。」出云娇羞的声音充满了最原始的诱惑,诱导着男人产生种
种荒唐联想,秦世峰甚至想,就算自己在里面也会忍不住去侵犯她。


  「父皇偏偏喜欢在这里检查,出云你这个骚狐狸,以为父皇不知道你那点小心思,就喜欢在这种地方被干。」


  龙兴的双手毫不费力地打开出云上身华丽的庆装,里面只有件薄薄的纱衣,与其说是用来遮羞还不如说是诱惑
男人更形象一些。一条拇指粗的红绳把她饱满的胸部绑了起来,在她胸前打了个漂亮的空心结,和她胸前两颗鲜红
的樱桃相映成趣,更添了几分情趣。整件衣服都从身体上滑落下来,修长结实的大腿完全暴露在空气当中,胯下幽
密的森林像毒蛇般诱惑着外面看到这一切的秦世峰,眼前,这个在自己生父面前卖弄风骚的女人是万众敬仰的出云
公主。


  「云儿,你的两只手怎么没有绑起来。」


  「嘻嘻,父皇是不是老糊涂了,云儿如果绑上了怎么给父皇捶背,今天岂不是要穿帮了,出云喜欢父皇给出云
上绑。」她说着两只手背到身后,龙兴毫不留情地将她两条雪白的手臂扭在一起熟练地用红绳捆住。出云配合时不
时地发出一声娇吟,显然,他们两个经常做这种事情。就连秦世峰都知道,陛下最忌讳别人说自己年迈,这种心思
所有做帝王的都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