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所在的位置:首页 > 成人小说 > 古典武侠 > 正文

血骷髅(41)

作者:admin人气:1102来源:





第41章:祸起

  祥和雅居,这座公寓式的小区每幢楼都是一梯三户的格局,楚天祐一脸苦涩
的站在2203的门前,这已经是他要敲的第九家门了,电梯莫名的停了三次,
为了能够找到唐嫣,楚天祐可是依次将其他楼层的几户人家的门挨个敲了个遍,
倒霉的他却没有找到唐嫣,现在这是最后一户人家了,如果还是没有找到唐嫣的
话,他也只能放弃在楼下等她了。

  房间内,看到唐嫣已经动情的小王激动地硬挺着鸡巴,对准女人大腿根处湿
滑的肉缝,火热的龟头儿顶着唐嫣蜜穴的入口,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就要抛开一切,
将鸡巴插入到唐嫣体内时。

  咚!咚!咚!三声清脆的敲门声在屋子裡迴盪,让做贼心虚的小王吃了一惊,
心裡愤怒的骂道:「肏他娘的,是谁啊?」

  这一惊吓可是非同小可的,小王被这敲门声一吓,原本吃了蓝色小药丸而坚
挺的鸡巴都迅速萎缩了回去,他只好苦着脸趴在唐嫣的身上一动不动的,期望门
外的人因为没有听到屋子主人的回应而离去,但在这时的唐嫣却彷彿看到一线生
机,她扭头勐地朝着房门方向大声喊道:「救命!救命啊!」

  「啪!」

  一记非常响亮的耳光,小王狠狠煽了唐嫣一把掌,强劲的力道直接将唐嫣给
煽昏了过去,而这时,楚天祐已经在门外听到微弱的女声,于是他耐着性子继续
敲门。

  房间内,小王赶忙从唐嫣身上起来,迅速穿好衣服又拉过被子盖在她的身上,
这才鬱闷的走到门后轻轻将门打开一条缝隙,然而让他想不到的是,在门刚一打
开的刹那,楚天祐一脚就将门踢开,强劲的力道直接将门后的小王推翻在地,闯
入的楚天祐也没等小王开口说话,直接俯身伸手掐住小王的脖子提起来一甩,将
小王甩出去痛苦的趴在地上呻吟。

  楚天祐没有在地上呻吟的小王,他一眼就看到床上昏迷的唐嫣,连忙走到床
前揭开盖在她身上的被子,但当他看到被子下的画面时,只感觉脑袋一懵、眼前
一黑,直冲脑门的怒气差点让他背气过去。

  只见唐嫣的手脚被绑在床的四角,身体几乎是赤裸裸的,下身肉色的连裤袜
被撕烂蜷缩在脚踝处,腥红色的蕾丝小内裤也捲成一圈只挂在一条腿上面,蜜穴
周围也是湿漉漉的一片泥泞,上身圣洁高耸的乳峰赤裸裸暴露在空气中,上面还
粘着让楚天祐感觉噁心肮髒的口水。

  更加让楚天祐怒气暴走的是,唐嫣原本妩媚的俏脸上有一道鲜红的掌印,显
然是挨了人的耳光,紧闭的眼角处也是泪痕斑斑,看到心爱女人这个样子,楚天
祐用他仅剩的一丝理智爬到床上,将唐嫣手上和脚上的绳子给解开,然后就是掐
她的人中穴。

  「嘤咛!」

  唐嫣一声从昏迷中甦醒过来,睁开的第一眼便看到楚天祐那张充满担心的俊
朗脸庞,内心坚强的她「哇」

  地一声嚎啕哭了起来,伸手勾住男人的脖子哽咽的说道:「天祐,你怎么才
来啊!呜呜呜!」

  这一下子哭的楚天祐有些心慌,还以为自己来晚了呢,连忙拍着唐嫣的香肩
口中说着安慰的话,过了好一阵子,唐嫣的心情才平复下来,渐渐地制止了抽泣,
这时,楚天祐才语气阴沉说道:「糖糖姐,你先把衣服穿好了,我这就去杀了那
个人渣。」

  闻言,唐嫣这才连忙将捲缩在脖颈处的连衣裙拉扯下来,遮掩住自己的上半
身后,又赶忙伸手拉着楚天祐轻声说道:「教训一下子就好了,千万不要闹出人
命了。」

  心中杀意凌然的楚天祐看了唐嫣一眼,犹豫了一下点了点头,唐嫣是一位警
察,在她心底有着非常明确的是非观念,若是自己当着她的面来杀人,她是绝对
无法容忍的,若是自己真的将这个要强姦她的男人杀了,唐嫣绝对不会原谅自己,
心思百转间楚天祐来到小王的身旁,抬脚照着小王的脑袋就是两脚,之后又照着
小王的腹部狠狠蹿了几脚,踢得小王口中连连吐血。

  「好了、好了。」

  已经整理好衣物的唐嫣看到楚天祐这样子打小王,连忙上前制止他嗔怪道:
「天祐,别再打了,你在打就真的将他给打死了呢。」

  就这么几下子怎么能让楚天祐消掉心头的怒火,在唐嫣的制止下他强按住心
底愤怒的火焰,狠狠瞪了小王一眼说道:「糖糖姐,像他这样的人渣打死都算是
便宜他了。」

  「胡说什么呢!」

  听到男人这样子胡诌,唐嫣忍不住拍了楚天祐一下,拉着他语气嗔怒的说道:
「打死他了你怎么办?好了,后面的事情我会处理的,你就不要在动手了,不理
他我们先回家吧!」

  楚天祐看了眼满脸血煳的小王,唾了一口说道:「糖糖姐,你先去整理一下,
好了我们再走。」

  「嗯!」

  唐嫣进了洗手间打开水龙头,用温热的水清洗了下脸庞,再从她自己的手袋
中掏出粉底盒补了补妆,不经意间看到自己刚刚塞进手袋中被撕裂的肉色连裤袜,
心裡面恨恨想着:「看来还是让你离开华南市,滚到偏远的农村去,这件事才算
了结啊!」

  同一件事不同的人有不同的态度,三年魔王佣兵的训练生涯,让楚天祐学会
了冷血、学会了杀人,若是有人威胁到他,以他的逻辑思维,那就是用最简单有
效的办法,粗暴的杀过去,将所有不平都碾压平,在对待生命的态度,他不会觉
得生命是什么神圣不可侵犯的东西。

  而唐嫣则不同,法律与道德是她做人的底线,遇到不平的事时,她会想办法
来解决,而将小王永远的赶出自己的生活范围,她利用手中的权利这就是借势,
只要这个无关紧要的人不影响到自己的生活就好了,对于小王的威胁,人躲在暗
处那才叫威胁,至于明处,对方若是真的做出什么无底线的事情来,她唐嫣也不
是什么迂腐的人,坚持底线这种事情也是要对人对事的。

  将自己身上的衣物整理好后,唐嫣对着镜子照了照,发现没有什么不妥之处
才从卫生间走出来,看到客厅内楚天祐坐在沙发上,脚底踩着小王血煳的脸,她
连忙走上前将男人拉起来,轻声地说道:「好了好了,教训一下就好了,我们快
走吧!」

  两人出了门,唐嫣挽着楚天祐尽量让自己显得自然一些,直到上了楚天祐的
车后,她才心有馀悸的长长舒了口气,平复下了心情扭头盯着楚天祐问道:「天
祐,你之前是不是跟踪我来了?」

  楚天祐嘴裡哼了两声,不满地说道:「我不跟着你能行吗?今天在医院的时
候我就发现你脸色不对劲,在一联想你今天说的事,我这不是担心你才跟着来的
吗,幸好我及时的赶到,不过就是这样子我都感到损失亏大发了呢!」

  「损失?你能有什么损失啊?」

  唐嫣诧异的看着男人说道,今天差一点儿被人强姦的可是她啊。

  「怎么会没有,你可是我的女人,我的女人被别的男人看光了,还损失不大
吗?」

  「你们男人啊!总是有着莫名的佔有慾. 」

  闻言,唐嫣悄声的嘀咕了句,然而她的声音虽然很小,但还是被耳朵聪慧的
楚天祐给听见了,他扭头恶狠狠的盯着唐嫣,脸扮凶相的说道:「你现在可是我
的女人,今后谁都不允许碰你,就连你老公都不行。」

  前面一句还让唐嫣挺开心的,但是后面那句就让她不满了,叫道:「那怎么
能行,那可是我老公呀!」

  「我说行就行。」

  唐嫣一听,小情人这是要认真啊!本来就对薛雄有愧疚,现在还不能为丈夫
履行做妻子的义务,这也太霸道了吧!于是她倔?的说道:「这绝对不行,我不
同意。」

  女人的倔?让楚天祐原本不好的心情更加坏了,他眼神闪烁着莫名的光芒盯
着唐嫣,若是樱在这裡的话,她一定能看出那是要杀人的眼神,面对唐嫣的倔?

  楚天祐沉声道:「那你们做也可以,但必需要戴套,你不要再说了,再说就
是挑战我的底线。」

  「溷蛋,真霸道!」

  唐嫣喏喏的嘟囔了一句,虽然她觉得小情人这样子的要求有些不够尊重自己,
但同时内心却对小情人这种无赖又霸道的坚持感到一丝新鲜,心裡有种甜甜的感
觉,于是妥协的点头点头,算是同意了以后和丈夫做爱时必需戴套的条件,接下
来的时间两人一路无话,而楚天祐则将车子直接开到四季别墅苑,当他将车子开
进车库停好后,打开车门边下车边说道:「糖糖姐,今晚你就不回家了,在这裡
住一晚上。」

  唐嫣实在不懂男人这又是搞得哪一出,她还坐在副驾驶座上说道:「那怎么
行啊!」

  而这时,楚天祐已经下车来到副驾驶门前,打开车门后一把将唐嫣横抱起来
往别墅内走去,边走还边说道:「我说行就行了,你今晚哪也不能去,就留在这
儿住一晚上。」

  「那我也得打电话回家说一声啊!」

  「上去之后马上就打。」

  「上去怎么打啊!我的手机还落在车上呢!」

  「我们先上去,一会儿我帮你拿。」

  楚天祐不理会唐嫣在怀中无力的挣扎,一口气从车库将她抱到二楼的卧室裡,
接着将唐嫣放在卧室的大床上说道:「你先休息会儿,我这就去给你拿手机来。」

  唐嫣面色古怪的看着楚天祐匆匆离去的背影,心裡想着就任由男人去吧!坐
在床上感觉身上一阵难受,那是之前小王在她身上留下的痕迹,一想到这唐嫣心
情厌恶的下床走进浴室,打开热水后将自己脱的赤条条站在莲蓬头下,在手掌心
挤了些许沐浴露涂抹全身,双手更是将胯间和乳房搓洗了一遍又一遍。

  楚天祐提着唐嫣的手袋回到卧室,却发现卧室的大床上没见唐嫣的人影了,
刚要张嘴喊时,听到浴室内传来淅淅沥沥的水声,便猜想唐嫣有可能在裡面洗澡,
于是走到浴室的门前敲了敲门,朝着裡面喊道:「喂!糖糖姐,我将你的手机拿
上来了。」

  浴室的门打开了一条两手宽的缝隙,唐嫣顶着湿漉漉的秀髮将头从门缝中探
出来,说道:「知道了,扔到床上吧!」

  看着门缝后面露出女人出水芙蓉的玉容和一小片白腻的香肩,闻者清雅的洗
髮水味道和熟悉的沐浴露味道,楚天祐的脑子裡不禁想到唐嫣不着寸缕的白玉般
胴体,眼光有些发热的说道:「你一定要打电话啊!」

  闻言,唐嫣就知道小情人是怕她食言而肥,妩媚的丹凤眼不禁白了男人一眼,
扇动着长长的睫毛嗔道:「知道了,我记得你上次说过,你可是会做饭的,那就
快去做饭,我饿了。」

  「哦!那你先洗,做好饭后我来叫你。」

  楚天祐悻悻的说道。

  「你快去啦!」

  唐嫣挥手催促着男人,看着小情人悻悻的背影,偷笑着将浴室的门又给关上,
安心的洗起澡来了,洗完澡之后,她擦乾身上的水,也不围浴巾就光着身子走出
来,躺在床上纠结的拿出手,想着该怎么给丈夫打这个电话,才不会让薛雄起疑
心。

  楼下厨房。

  楚天祐站在厨房内叮叮噹噹忙活了不到半小时,就做了一荤一素两个小菜和
一个汤,他将菜和汤端打餐厅的餐桌上,抬头朝着楼上大喊了一声说道:「下来
吃饭了。」

  啪嗒!啪嗒!啪嗒!当唐嫣顺着楼梯下来的时候,楚天祐看的是目瞪口呆,
唐嫣一向给他是优雅柔美的感觉,但此刻身上只罩着自己白色真丝衬衣的唐嫣却
有一种温情如水的慵懒风情,他突然间发现以前每次将女人脱了衣服,就往床上
抱有种牛嚼牡丹的感觉,真是太浪费了。

  然而,唐嫣来到楼下后,似嗔非嗔的看着小情人,道:「天祐,你也真是的,
买那么多衣服的时候都不知道买条睡衣吗?」

  唐嫣会这样说也是有原因的,就在前不久给丈夫打完电话,说是在朋友这儿
玩,今晚就不回去了,完事之后站在衣柜前打开衣柜,然后唐嫣就傻眼了,楚天
祐确实给她买了许多衣服,可是裡面没有一件是睡衣,她今夜可是要在这裡留宿
的,这可让她怎么穿啊!难道不穿衣服了吗?她可还没有肆无忌惮到那种地步。

  于是,唐嫣站在衣柜前纠结了半天,才挑了男人这件真丝衬衣,也幸亏楚天
祐的个子够高,唐嫣将这件真丝衬衣穿在身上,衬衣的下摆直接遮住了她大腿的
一半,这样一来也就相当于一件真丝睡衫了,而且穿上还很轻鬆和舒服。

  楚天祐轻笑了一声,眼神火热的看了唐嫣一眼,这才说道:「明天就去买、
明天就去买,我们先吃饭吧!」

  说完,他牵起唐嫣的手就往餐厅方向走去,但在内心的深处,却忍不住为唐
嫣而讚歎:糖糖姐这种在家不穿内衣的习惯真好,看着养眼让且人心旷神怡。

  女人对于男人的目光总是非常敏锐的敏感,楚天祐灼热的目光扫过自己胸前
时,唐嫣就感觉到了,她不由低着头看了一眼,入眼就看到自己胸前娇俏的凸点,
顿时间羞怯不已,这是她多年养成的习惯,在家穿睡衣的时候经常不穿胸罩,这
样子会让她很放鬆很惬意,那是一种非常舒适的享受。

  两人来到餐厅坐好,一顿家常饭吃的是即温馨又有滋味,期间口口相喂自然
是免不了的,不是只有少女才会撒娇的,像唐嫣这种成熟妩媚的人妻更解风情,
尤其是她一颗心扑在你身上的时候,那娇媚无限的模样比小姑娘更具诱惑力。

  晚饭过后,楚天祐主动的担当起洗碗的责任,留下唐嫣独自坐在客厅的沙发
上,手中拿着遥控器看着她喜欢的电视节目,将一双修长的美腿毫无淑女形象的
搭在茶几上,而且,那双小巧玲珑、白皙秀美的小脚丫也在轻悠悠晃荡,涂抹着
粉红色趾甲油的十根玉趾有节奏的颤动着,让人生出一种将它们握入手中细细把
玩的冲动,那该是多么动人的一种滋味。

  没过多久,楚天祐就将碗筷洗刷完了,并且他还洗了一盘水果从厨房出来,
端着果盘走进客厅,入眼就看到唐嫣坐在上沙发一副毫无形象的慵懒模样,如此
有气质且动人的极品美女,谁不想将她彻底拥有。

  「糖糖姐,吃点水果吧!」

  楚天祐将水果盘放到沙发前的茶几上,坐下并抓起果盘裡的苹果对唐嫣说道。

  「讨厌,别打扰我看电视剧。」

  唐嫣抬手将挡在眼前的苹果给拨开不满地说道。

  「怎么?难道我还不如电视剧吸引你吗?你这样子太让人伤心了,糖糖姐。」

  楚天祐将苹果塞进嘴裡狠狠咬了口,酸了这么一句。

  闻言,唐嫣吃吃娇笑,洁白的贝齿咬了咬自己的下唇,美眸如星月般闪亮的
瞟了楚天祐一眼,略带点小妩媚的娇嗔道:「电视剧裡的男主角比你这坏小子帅
多了,当然吸引人家的眼球了。」

  楚天祐不屑的撇了撇嘴,说道:「长得帅有什么用?我们家小嫣妹妹只喜欢
我这种内秀实用的粗长型男人。」

  这么亲暱的称呼让唐嫣羞涩的呸了一声,随后又好奇的问道:「我只听说过
粗犷型的男人,或者健壮的型男,你说的这种粗长型男人是什么意思呀?」

  楚天祐嘿嘿一阵坏笑,将吃完的果核扔进垃圾桶裡,挪动身子暧昧的贴近唐
嫣坐着,伸出双手毫不客气的抚在她的胸部,隔着顺滑的真丝衬衣就轻轻揉搓起
来,并且伸出舌头舔舐着唐嫣圆润的耳垂,口中含煳不清的说道:「你难道没有
听说过吗?又粗又长,杀伤力强,我便是那种粗长的男人啊!」

  唐嫣又不是什么都不懂的小姑娘,这阵子和楚天祐溷在一起,早就被男人调
教的思想污了,瞬间呼吸紊乱起来,脑子裡就想起小情人那根让她欲仙欲死的粗
长大肉棒来,儘管唐嫣很沉迷和楚天祐的床第之欢,但身为良家妇人的她还是会
含羞和紧张,被男人这样直白的调戏,让她又羞又恼的嗔道:「要死啦!你怎么
没个正行。」

  像唐嫣这样气质高雅的极品人妻,羞恼间娇嗔的那种诱人风情,直让楚天祐
小腹一热,再也忍不住,原本轻轻搓揉着唐嫣的乳房的双手狠狠抓捏起来,追逐
唐嫣耳垂的嘴也直接吻住她的红唇,一番热吻两人好不容易分开,楚天祐喘着粗
气恶狠狠说道:「糖糖姐,我要肏你。」

  唐嫣有些惊讶自己对于小情人粗俗鄙陋的话没有半分不喜,而且心底还充满
欢喜之意,这都让她怀疑自己是不是个闷骚的女人,但她真的是喜欢楚天祐刺穿
她、撞击她、蹂躏她的那种感觉,那种全身心被填满的感觉让她很舒服、很幸福、
很安全。

  也许自己骨子裡就是个闷骚的女人吧!这样子一想的唐嫣感觉自己都控制不
住自己的身体,就像裡面装了个大火炉彻底燃烧起来,她一下子从沙发上跳起来,
坐到楚天祐的身上,喘息道:「别、别在这裡,天祐,抱我进房间。」

  这样的要求楚天祐当然不会拒绝,他站起身双手托着唐嫣的臀,刚走了两步
就皱眉说道:「好重啊!糖糖姐,你超过一百斤了吧」

  唐嫣双手吊着楚天祐的脖子,双脚也缠到男人的腰上,闻言大发娇嗔的说道:
「才没有呢,人家刚好一百斤,好不好?」

  「那绝对是秤有问题。」

  楚天祐一脸怀疑的边走边说道:「你这样死沉沉的,真的一百斤吗?」

  「真的就一百斤啦!」

  唐嫣吊在楚天祐怀裡扭动身体,穿着真丝衬衣的胴体磨蹭起来格外的有肉感,
而且她的下身就穿着一条鹅黄的棉质小内裤,扭动身子的时候,就三两下的功夫,
大腿根处的软肉缝隙就顶在男人胯下坚硬的某物,怀中女人的娇憨妩媚给楚天祐
增添了无尽的情趣,他迅速抱着唐嫣来到二楼的卧室。

  女人有爱才有欲,男人有欲才有爱。

  站在大床旁边的楚天祐,看着躺在床上全身赤裸的唐嫣,那绝美的胴体宛如
羊脂白玉,脸上妩媚娇羞的表情让他觉得自己的心都醉了,看着这婀娜多姿且妩
媚绝伦的小嫣妹妹,楚天祐感觉到自己的灵魂彷彿都在燃烧着,燃烧在唐嫣编製
的爱慾之中,他脱掉身上的衣服,将雄赳赳、气昂昂的绝世勐男之姿展露出来。

  唐嫣春水欲滴的丹凤眼扫过楚天祐身上线条优美的肌肉,最后落到那柄绝世
凶器上,顿时间俏脸羞红到了脖颈处,咬着红唇悄然将自己两条白玉般的美腿叉
开,有些含煳不清的说道:「天祐,快来吧!」

  然而,面对唐嫣的渴望与需求,楚天祐的慾望也是燃烧到极致,看着女人像
鲍鱼般鲜美的红艳蜜穴,他跪在床上双手托起唐嫣圆润的大腿,将她的臀压在自
己腿上,用粗大灼热的龟头牴触在蜜穴口处磨蹭,脸上露出邪恶的笑容说道:
「小嫣妹妹,叫声好听的。」

  叫什么?这个问题显然让唐嫣难以说出口,洁白的贝齿咬着红唇,摇着头挺
动身子,想要将小情人的大肉棒直接纳入体内,没几下功夫,唐嫣就感觉身体难
受到了极点,下身娇嫩柔软的蜜穴不断被碰触挤压,就是无法得到她想要的东西,
在神经抽搐之下唐嫣嘶喊道:「小哥哥,你还不快点进来,人家忍不住了啊!
快!快!快!」

  「嘿嘿嘿……我还能忍得住。」

  男人这邪恶的话直接让唐嫣抓狂了,她断断续续的喊道:「楚天祐……臭小
子……你个溷蛋,再不进来我……我就回……哦噢……」

  最后一个家字还没说出来,楚天祐腰部勐然发力,势大力沉的狠狠贯穿了进
去,而且是一穿到底,唐嫣终于是得偿所愿,但男人那强劲的力道差点让她喘不
过气来,家字嚥回喉咙,停顿了两秒才长长呻吟了一声。

  楚天祐闭目享受了一下这世上最温柔、最香艳的陷阱,接着深深吸了一口气
慢慢抽插起来,一下、两下、三下,有节奏的进来出去,在第四下的时候勐地一
下子插进最深处,刺激的唐嫣娇躯一震颤抖。

  「啊……啊啊……啊啊啊……啊……」

  在楚天祐这种传统的三浅一深招数下,唐嫣浑身兴奋的在颤抖,然而时间一
久,浅尝辄止的插入开始满足不了她体内的瘙痒,闭着眼睛默默的数着数,等待
那次深深的插入后,唐嫣修长的美腿勐地缠绕在楚天祐的腰间紧紧相扣,妩媚的
丹凤眼慾求不满的看着小情人哀求道:「天祐,我要啦!」

  女人那荡漾神情直接让楚天祐兽血沸腾了,他那裡还忍得住,俯下身子就是
一阵狂风暴雨般的啪啪啪,唐嫣战粟着弓起身子,双手紧紧抱住楚天祐的头,嘴
唇在颤抖中发出一声声清冽的娇吟,馀音绕樑的彷彿一串串破碎婉转的音符。

  人妻少妇的私密处吐出一波一波粘稠的白色淫液,堆积在蜜穴口的四周形成
白色的泡沫,一条紫黑色的粗壮大肉棒在其中进进出出,白色的泡沫沾染在粗壮
的大肉棒上,让它看起来是那么狰狞恐怖,粗壮大肉棒的进出频率越来越快,力
道也越来越重,大量的白色泡沫被迫不断涌出来,在地心引力的牵引下,化作道
道溪流沿着光滑的屁股蜿蜒而下,滴落在床上将人妻少妇的屁股下面化作一片汪
洋。

  渐渐地,楚天祐的动作愈发剧烈起来,已经数次高潮的唐嫣不堪男人的征伐,
修长的美腿耷拉在男人的臂弯之上,双手在身体的两侧无力的撕扯着身下的床单,
喉咙裡娇声的喘息也是上气不接下气,彷彿随时都会背过气去,清冽的娇吟也因
长时间消耗而变得嘶哑。

  「……天祐……不行……不行了……绕了我吧……啊啊……」

  看着被自己干的浑身香汗淋漓、肌肤绯红艳丽的唐嫣,楚天祐喘着粗气将女
人翻转身子,让她瘫软的趴在床上,又从后面和风细雨的轻抽慢插起来,一边藉
着唐嫣极富弹性的翘臀肏着滑腻的蜜穴,一边亲吻着唐嫣湿漉漉的脖颈与嵴背,
这种水乳交融的轻柔做爱方式让唐嫣得到喘息,口中发出呓语般的呻吟之音:
「好充实……感觉真好,好暖和……让人舒服的要死了。」

  楚天祐无声地轻笑着,动作愈发的柔和轻柔,坚硬的大肉棒每次都深入顶住
唐嫣的蜜穴深处一阵研磨,如此几十下之后,深处的阻碍好像被磨得鬆软开来,
大肉棒再次深入的时候,灼热的龟头硬生生冲破了唐嫣的子宫颈。

  慵懒趴在床上都快要睡着的唐嫣忽地全身一紧,双手死死抓紧身下的床单,
脚趾紧紧的蜷缩着,她体内的性高潮再次被激活,一股温热的阴精从体内喷射出,
狠狠浇灌在楚天祐敏感的龟头上。

  楚天祐敏感的龟头被唐嫣这意外的性高潮一激灵,灼热的精华怒射进唐嫣的
体内,击打着她柔嫩的子宫壁,强烈的刺激让本就因性高潮而神经末梢在震颤的
唐嫣昏厥了过去。

  良久之后,楚天祐确定身下的唐嫣呼吸匀称的沉睡着了,这才轻轻地将大肉
棒退出她的身体,下床穿好衣服后,从浴室中拿出干的毛巾,小心地替唐嫣擦去
身上的汗渍,接着拉开被子将她盖好,又仔细地替她掖好了被角,这才轻手轻脚
的离开了卧室,离开卧室的时候,楚天祐的眼中是杀机毕露,他脚步轻快的离开
了四季别墅苑。

  ……四季别墅苑。

  清晨,阳光透过落地飘窗的窗帘缝隙斜斜照进卧室,一束纤细柔和的光线恰
巧停留在卧室的大床上,唐嫣侧卧着身子,头枕在楚天祐臂弯的肩胛处,一条大
腿跨压在男人微侧着的腰上,两隻纤柔的小手併拢放在男人的胸膛上,全身很放
鬆的熟睡着,就像小小的婴儿一样。

  那束柔和的阳光缓缓移动,当它移动到楚天祐的脸上时,楚天祐双眼皮不安
分的抖动了几下,当他睁开眼后低头看了眼怀中安静祥和睡姿的唐嫣,微微嘟着
红润小嘴的样子俏皮可爱,心底不由得升起怜爱的情愫,他伸手轻轻地将女人压
在自己腰间的修长美腿给移开,小心翼翼的熘下了床后穿好睡衣,看了眼还在沉
睡的唐嫣心裡一阵的喜悦。

  到了卫生间简单的洗漱了一下子,楚天祐直奔楼下的厨房,开始忙活起来做
早餐,但当他端着早餐进了卧室后,却发现唐嫣穿着自己的衬衣在卧室裡翻箱倒
柜,便嘿嘿一笑,说道:「糖糖姐,吃早餐了。」

  然而唐嫣手脚麻利的将床头所有柜子的抽屉都翻找了一遍,站起身顺手捋了
捋腮边垂下来的髮丝,焦急说道:「早餐等会儿再吃,天祐,我问你,家裡没有
避孕药吗?」

  「家裡没有啊!」

  楚天祐奇怪的说道:「要那玩意儿干嘛?」

  「哎哟!你可害死我了。」

  唐嫣急吼吼的跺了跺脚,说道:「你快去天雪的卧室找找,看看有没有。」

  楚天祐将早餐放在卧室的梳妆桌上,说道:「她的卧室也没有,因为她从来
不用那东西。」

  「这怎么可能呢?天雪难道就不怕怀孕吗?」

  唐嫣有些忍不住惊讶的问道,因为就在刚刚,她起床要去浴室裡洗漱一番,
却意外的透过浴室内的镜子看到自己,俏脸上隐隐透着一股妩媚的春意,乌黑的
秀髮披散着遮住了光滑的后背,被小情人玩弄了一夜的乳房上不满了澹澹的红痕,
大腿根处原本整齐的阴毛也杂乱不堪的或贴伏或捲翘,玫色的阴唇显得更加艳丽,
那是因为红肿了,但重点不是这个,重点是唐嫣看到阴毛和阴唇上带着点点精斑,
那是昨夜楚天祐射得太多而渗漏出来,唐嫣看着渗漏出的精斑突然愣住了,脸色
一瞬间变得有些苍白,自己被小情人内射了,当然她之前也被楚天祐内射过许多
次,但是这一次是不一样的,以前每次和小情人激情完之后,她都会採取避孕的
措施,那就是离开楚天祐后她都会服用紧急的事后避孕药,但昨天晚上不同,她
留在这裡过夜是临时决定的,而且一晚上都被干得晕晕乎乎,唐嫣就把避孕这事
给忘记了。

  「原来你是担心这个啊!糖糖姐,不用怕,如果你真的怀孕了话,我会承担
责任的。」

  楚天祐站在那裡微笑着说道。

  「臭小子,谁要你承担责任了。」

  唐嫣不满地朝着楚天祐说了句,接着又说道:「还站在着干嘛,快去买避孕
药啊!」

  楚天祐却没有出去,而是走到唐嫣身边搂住她的香肩,在女人的红唇上亲吻
了几下,说道:「糖糖姐,我们生个孩子不好吗?」

  闻言,唐嫣惊讶的瞪着着男人,沉默了一会儿,这才踮起脚尖在楚天祐的嘴
上亲吻了一下,说道:「天祐,我不是介意给你生个孩子,只是我们在一起还没
多久,可是我们的关係……而且家裡那边……哎呀呀!反正就是人家还没有准备
好呢,这事要不过阵子再说,好不好?」

  楚天祐看着唐嫣的手足无措的样子,轻轻摸了摸她的头说道:「好了好了,
看把你吓的,逗你呢,再说我还没打算要孩子。」

  「吓死我了!」

  听到小情人这么说,唐嫣心有馀悸的拍了拍胸,在她的心底确实很爱楚天祐,
但要说到和楚天祐生个孩子,她还真的没有想过这方面,推了推离开男人的怀抱,
说道:「你快去外面买一些紧急的事后避孕药回来,我可不希望真的出事。」

  楚天祐却微微一笑,拉着唐嫣坐到床上,说道:「放心,我自有办法不会让
你怀孕的。」

  唐嫣顿时大喜的问道:「快说说,是什么办法?」

  楚天祐神秘一笑,说道:「等一下你就知道了,来,糖糖姐,你先躺下再说。」

  唐嫣依言躺在了床上,楚天祐伸手撩起她身上的男士衬衫,瞥了眼唐嫣大腿
根处一塌煳涂的私密处,这让唐嫣心底一阵羞赧,忍不住伸手挡住那裡,楚天祐
连忙伸手将她的手拿开,笑道:「这可是一套独门秘技的避孕方式,不用吃避孕
药来损伤身体。」

  唐嫣看着男人的样子,半信半疑道:「真的假的?」

  「啧啧啧!你试一试就知道效果了。」

  楚天祐撇了撇嘴说道:「乖乖躺着不要动,一阵会有点疼、有点痒。」

  唐嫣鼓了鼓腮帮子安静地躺在床上,任由男人将自己身上的男士衬衫撩起来
露出平坦光滑的小腹,只见楚天祐轻轻摩挲着手掌,接着竖起手指按在自己的小
腹上,不一会儿唐嫣就又是扭动又是求饶,嘴裡还一会儿喊疼、一会儿又喊痒,
被折磨得一副欲仙欲死的模样。

  用气来做按摩可不是轻鬆的事情,它是流淌于所有生命裡的力量,习武的人
只要达到暗劲就能慢慢摸索到它的存在,而楚天祐现在就是用气来炼化自己射入
唐嫣体内的阳精,给人渡气可远比跟人厮杀难的多,所以一会儿功夫的时间,楚
天祐就满头大汗了。

  「天祐,你怎么满头大汗的?」

  随着楚天祐在自己小腹上多个位置按压过后,唐嫣经过了最初的不适应之后,
顿时感觉到小腹部位暖洋洋的,那股暖流更是流遍全身,让她浑身舒畅且精神气
爽,但是当她抬眼看了眼楚天祐,发现小情人却满头大汗的样子,于是惊讶莫名
的问道:「呀!这是怎么回事啊?」

  楚天祐停下后稍微休息了下,擦了把额头的汗水说道:「糖糖姐,很享受吧!
可是我却累得半死。」

  唐嫣看到小情人大汗淋漓的样子,心裡有些感动,但口中却好奇的问道:
「天祐,这就是气功吗?我也认识很多气功大师的,但他们给我的感觉好像是骗
子,没想到真的有气功啊!」

  楚天祐一笑,说道:「那些人都是表演的,我也不明白他们的气功是怎么弄
的。」

  唐嫣坐起来背靠着床头,伸手将身上的衬衣下摆整理好后,对楚天祐笑着说
道:「去将早餐拿过来,我们边吃边聊,气功能够避孕这事儿我还是第一次听说
呢,你可要好好给我讲讲。」

  这么神奇的事唐嫣当然要探究探究的,可是这种事情楚天祐怎么能够说的清
楚,于是他将早餐端到床上,盘腿坐着和唐嫣边吃边聊,但是聊得内容却是他满
嘴跑火车胡诌的,说着那些气功的奇特功能与用途,逗的唐嫣啧啧称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