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所在的位置:首页 > 成人小说 > 人妻女友 > 正文

美少妇的烦恼

作者:admin人气:610来源:



上班迟到男人在她耳边轻声问:“请问小姐,你在哪里上班呢?”
  杨倩突然从男人的问话中清醒过来,她看看汽车外面的街道,才发现自己已经坐过了两个站台。
  她根本没有理会男人的问话,便红着脸慌忙挤向车门。
  汽车还没有停稳,她就像小偷似地逃了下去由于不好打车,杨倩又怕迟到,她只好穿着高跟鞋沿途回跑了两站路。
  来到公司楼下时,她已经累得上气不接下气了,同时感觉腿脚有些酸疼。
  “我这是怎么了,为什么在陌生人面前表现得如此放荡呢?”
  她暗骂自己说:“脚肿了活该,这就是风流的代价,杨倩啊,你怎么变得这么不要脸了?”
  “要是有熟人看见自己在公车上和一个素不相识的亲热,该是一件多么丢人的事情啊?”
  她总觉得自己心里七上八下的,仿佛后面有一双睥睨的眼睛一直看着自己。
  一些人指手画脚地议论着说:“别看杨倩表面上一本正经,装出一副不可一世的样子,原来是一个荡妇啊!”
  她红着脸回看,发现身后并没有人注意她,便故作镇定地从一楼大厅的电梯口进电梯上了公司十三楼。
  到了办公室门口,她看了一下时间,发现自己足足迟到二十分钟。
  她在指纹刷卡机上用手指按了一下,算是报到了。
  幸好王经理不在办公室,她不动声色地走到自己办公桌前的椅子上坐下来,打开电脑,聚精会神地做起了华夏房地产公司广告策划工作。
  杨倩所在的卓越广告公司是一家大型的广告策划公司,该公司在国内小有名气,中央电视台播放有几则广告就是由这家公司策划的。
  她就读于一所名牌大学,大学毕业后就应聘来这家公司做文员,由于她的外语水平比较高,公司重要业务由她独揽,许多文件翻译,广告词都是由她一手策划。
  她人缘比较好,工作也很认真,在公司里很受领导的器重和爱戴。她是凭本事吃饭,她在公司里行为检点,从不以美色去巴结或勾引上司。
  除上下班之外,很少和客户出去吃饭或进娱乐场所。
  她的收入比较高,虽然达不到富足的标准,但足以支撑一个小家庭的日常开支。
  她是一个好强、死要面子的女人,她从来不向任何人提起自己的家庭生活。
  在别人的眼里,她是一个幸福完美的职业女性,她的老公应该很有责任感的男人,平时对老婆和孩子相当呵护,并为他们创建了一个幸福之家,杨倩在这个幸福的安乐窝里,从不为自己的衣食住行担忧,她来公司上班并不是为了挣钱,而是为了消磨时光。
  刘建波原先开了一家电脑公司,由于市场因素和经营不善等原因,公司没红火几年就倒闭了,还背了一屁股的债务。
  他是一个好高骛远的家伙,看着自己大学同学一个个开着奔驰宝马车,住着洋房,出入高级饭店,就觉得自己屈才,从骨子里打消了替别人打工的念头,一心想做大老板。
  他每天都要打开电脑浏览各式各样的网站,从网络中寻找各种发财的机会,甚至去街头买彩票、炒股,伺机东山再起。
  然而,他的时运总是不佳,联系了几家跨国公司想做代理,可自己没有本钱,无法满足别人的要求;买了无数张彩票,连个尾等奖都没有中上;买了几手股票,连老本都搭进去了。
  就这样,他什么也不去想了,只好成天唉声叹气地混日子。
  人之幸福在于心之幸福,一个幸福的家庭往往会在夫妻间同甘共苦、荣辱与共的日子里体现出来。
  杨倩始终保持着一个温柔、善良和贤惠的妻子应尽的义务。
  她知道,刘建波之所以到了如此落魄的境地,除了时运不佳外,主要原因是他缺乏市场营销方面的经验。
  在杨倩看来,丈夫事业走向低谷并不完全是一件坏事情,他的待业意味着有充足的时间去反思,只要自己在经济和生活上给予这个家庭足够的支撑,一旦机会出现,凭借丈夫智慧的头脑,他一定会重振旗鼓,当他否极泰来之时,他们的家庭生活将更加幸福美满。
  为了不伤害丈夫的自尊心,她很少谈及他们曾经的辉煌,也没有提及她周围的同事是何等的风光,更没有责备他什么。
  每当刘建波在自己面前唉声叹气时,她总是鼓励和安慰他说:“老公,车到山前必有路,路到桥头自然直,这条路走不通就走下一条,只要你不气馁,凭借你聪明才智,一定会开辟出一条成功之路的,放心吧,我会支持你!”由于丈夫成天无所事事,他自然承担起了做家务事的义务,一段时间之后,他的厨艺有了明显的提高,杨倩和女儿都离不开他做的饭菜了。
  杨倩每天回家都能吃上丈夫可口的饭菜,自然觉得心里乐滋滋的——
杨倩轻车熟路地将华夏房地产公司广告资料整理完之后,见王经理还没有回到办公室,就坐在椅子上开始闭目养神了。【官场小说网】此时,公共汽车上诱人的画面立即在她的脑海里浮现,她面红耳赤地回味起和那个陌生男人在公车上的每一个细节。
  一想起那个男人给她感官上的刺激,她就觉得心花怒放,尽管她和这个陌生男人素不相识,甚至一辈子都不可能再次重逢,但他短暂而大胆的举动足以让她回味无穷。
  然而,理智又让她感到深深的羞愧和自责,她本能地用手捂住自己滚烫的脸蛋。
  多年来,在她所有熟悉的人中间,还没有人对她做过任何猥劣的行为,这个高傲的女人始终在那些好色之徒面前表现出一副居高临下的态度。
  一些人虽然对她垂涎三尺,但他们怕羊肉没有吃到反而惹出一身骚,让自己闹出不必要的笑话,所以,在她面前显得毕恭毕敬。
  杨倩巧妙地周旋在这些有色心没有色胆的男人之间,在一些波澜不惊的场合下,维持着一个传统美少妇的尊严。
  杨倩坐在自己办公沙发上陷入了沉思,王经理是什么时候回到办公室的,她却全然不知,直到王经理在她办公桌上敲了两下,她才回过神来。
  “你手里的工作做完了吗?”
  “做完了,”
  杨倩慌忙将自己打印好的广告资料,从抽屉里拿出来交到王经理手里,说:“王经理,这就是华夏房地产公司的广告资料,请您过目?”
  王经理从她手里接过打印资料后说:“上班时,我见你没有准时来公司,还以为你出什么事情了,正担心你把资料拿不出来呢。”
  “不是说今天下午才交稿吗?”
  王经理解释说:“是啊,华夏房地产公司张总早上才来电话催了,让我们今天无论如何要拿样本出来交给他们。这篇策划方案须经他们审阅,如果没有大的问题,我们马上定稿后送去印刷厂印刷、装订成册。”
  “那好,等经理审核后,我再修改一次!”
  王经理是一个四十出头的正派男人,虽然有些发体,却显得有些派头,他工作能力极强,在业界也有一定的影响。
  王经理拿着杨倩递到手里的资料放在一张宽大的办公桌上,坐下来认真翻阅起来,他很快将资料审阅完毕,并把有问题的地方用红笔勾了勾。
  他将杨倩叫到自己办公桌前,说:“这份广告方案你策划得非常好,只是有些地方措辞有问题,上面还有一些错别字,你拿过去修改一下,打印出来再交给我吧。”
  当杨倩接过王经理修改后的资料回到自己座位上的时候,却发现他用异样目光看着自己的臀部,心想:“王经理今天怎么了,不是一直对我相敬如宾吗,难道他也想打我的主意?”
  她回到座位上,王经理还一直奇怪地看她,她觉得有些蹊跷,就偷偷地用手往自己屁股上一摸。
  突然,她发现浅色裙子上有一大块干枯了的污垢,立即明白过来是公车上那个陌生男人的手笔。
  她的脸一下子红到了耳根,真恨不得有一条地缝让自己钻进去。于是,她慌忙从座椅站起来,逃也似地跑去了卫生间——

同事在办公室走廊里和她打招呼,她红着脸应了一声,逃也似地钻进了女厕所。
  一名女同事莫名其妙地问:“杨倩今天怎么了?”
  另一位半开玩笑说:“估计是闹肾虚、尿急了呗?”
  “哈哈哈!”
  走廊里立即引起一阵哄笑。
  杨倩将厕所里方便器的房门拴好,把裙子脱了下来,定眼一看——好家伙,裙子上面涂抹着一大块圆圆的污垢。
  “这家伙真胆大,居然在公交车上做那事,就不怕被别人发现?”
  “这家伙释放时,我怎么一点感觉都没有呢?”
  她的脑海里立即浮现出那个陌生男人像狗一样趴在自己身上。
  想到这些,她不但没有责怪那男人的意思,反而觉得非常刺激,她用手去触摸自己的身体,感觉舒畅无比。
  一阵眩晕之后,她感觉一浪高过一浪的**向自己袭来。
  大概是因为纵欲过度的原因吧,她感到眼前一片空白,头昏沉沉的相当胀疼,她差一点栽到地上,便用力抓紧方便器里的木隔板。
  过了好一阵子,她才缓过神来,将裙子上的污垢用水清洁,然而,沾水后的裙子立即潮湿了一大片。
  她无奈地将潮湿的裙子穿在身上,觉得凉飕飕的,隐约可以看见穿在自己身上的粉红色内裤的轮廓。
  她怕回办公室后遭王经理耻笑,便假装在厕所的镜子前用水梳理头发,故意将裙子上没有潮湿的地方洒上水,让别人认为是自己不小心将水洒到上面的。
  从厕所里进进出出的女人们都用异样的目光看她。
  一位同事问:“杨倩,你怎么不出去呢?是不是觉得厕所里的空气比外面好?”
  她回答说:“我的肚子疼,有点不舒服,怕出去了又跑回来,就来不及了。”
  同事关切地问:“需要去医院输液吗?”
  “不用,我在这里蹲一会就好了!”
  “下班了,你还不去吃午饭吗?”
  经同事这么一提醒,杨倩才看看表,发现已经下班十来分钟了,她估计王经理已经回家,便轻手轻脚地走出了女厕所。
  走廊上鸦雀无声,估计上班的人都走得差不多了。
  她回到自己办公室门口时,突然发现房门已经被王经理锁了,而自己的钥匙又没有带在身上。
  “糟糕,我的钥匙放在办公室了。”
  她的心一紧,站在走廊上没有了主张。
  她本能地摸了摸潮湿的裙子,自言自语道:“我这个样子能去哪里呢?”
  隔壁办公室的房门虚掩着,她觉得老站在走廊里不是个办法,于是硬着头皮将脑袋探了进去。
  女同事李艳立即将她叫住:“杨姐,吃饭没有,要不要进来一起吃?”
  她不好意思说:“不了,我想问问,王经理走的时候,有没有把我办公室里的钥匙交给你们?”
  “有啊。”
  李艳拿着她的一串钥匙出来交到杨倩手里,突然,她看见杨倩的裙子被打湿了,便好奇地问:“杨姐,你的裙子怎么湿了?”
  她敷衍着回答说:“是我刚才上厕所的时候不小心打湿的。”
  李艳关切地问:“要紧吗?”
  杨倩轻描淡写地说:“没关系,穿一会自然就干了。”
  她从李艳手里接过钥匙,小心翼翼地将自己办公室的房门打开,随后,将自己的身体关了进去——

王经理是过来人,他当然明白杨倩裙子上的污垢是什么东西,但是,让他百思不得其解的是:杨倩是一个非常爱干净的女人,怎么裙子上会涂抹有男人的污垢呢?
  “杨倩每天从家里出发前,都要将自己精心打扮一番,绝对不会穿脏裙子来到办公室,她今天早上没有准时上班,裙子上的污垢又如此明显,会不会是刚和别的男人偷情后留下的产物呢?”
  “要是这样,那男人会是谁呢?”……
  王经理坐在沙发椅上冥思苦想了老半天,可始终没有找到答案。【绝对权力】男人好色英雄本色,不管你生活在什么环境,不管你地位多高官职多大,不管你是贫穷还是富有,你都无法逃脱与生俱来的“**”二字。
  你尽可以道貌岸然地坐在那里对别人的“桃色新闻”评头论足,也可以装腔作势地对别人的“出轨行为”冠以“道德败坏”的骂名,可你的内心是多么的狂热啊,你不仅要顾及别人对你缩头缩脑的看法,还要忍受如火如荼的**煎熬。
  当你撅着嘴巴看着别人亲亲热热的样子,你是在嫉妒别人,还是暗恨自己没有他们那么好的艳福呢?
  男人真是一种奇怪的动物,没有得到的东西总是好的,别人的老婆总比自己的老婆强,如果他们在大街上见到一个漂亮的女人,总会用火辣辣的目光去看她,总想通过锐利的目光看透她的一切,然后幻想起与她风流快活时的情景。
  杨倩跑进厕所时慌乱的举动让王经理浮想联翩。
  王经理是一个生理正常的男人,像他这种年龄,正处于精力充沛,**最旺盛的时期期,如果说对杨倩这种风韵十足的女人无动于衷的话,那他一定是一个伪君子。
  他平时冠冕堂皇地和杨倩进行工作上的往来,主要是怕影响和杨倩之间上下级关系,他从来没有在杨倩面前显出任何轻浮的举止。
  多年来,他们一直保持着一种同事间纯洁的友谊,彼此没有越雷池半步。
  杨倩上厕所后,他开始坐不住了,心想:“俗话说,近水楼台先得月,既然别的男人都能和她上床,我和她长期在一起,怎么就没想到捷足先登的办法呢?”
  “如果直接问杨倩裙子上的污垢是怎么来的,她肯定不会讲,甚至于对自己反感,到时候,怕事情弄得更加尴尬,用什么方法才能让杨倩觉得自己抓住了她的把柄,又能让她心甘情愿地为自己献身呢?”
  “还是旁敲侧击地点醒她吧!”
  筹划了老半天,他终于为自己想出一条既不**份,又不失体面的理由。
  他准备等杨倩上厕所回来后,含沙射影地和她提醒和暗示她,可等了很久,杨倩还没有从厕所出来。
  中午下班时间快到了,他看见杨倩一串钥匙还放在桌子上,隔壁的李艳正好过来让他签收公司一份文件,便指着杨倩桌子上的钥匙说:“李艳,你帮杨倩把钥匙收好,待她回来后交给她。”
  文件签收完毕后,李艳将杨倩的钥匙拿在手上走出房间。
  王经理估计杨倩一时半会不好意思回办公室,便无奈地将自己办公桌抽屉锁好,关上办公室房门径直上了电梯。
  他从负一楼的车库里开了一辆 “雪铁龙”轿车,很快驶入了拥挤的车流中——